子时疯狂

杰克厨。但,只萌人(官设)!外!杰!!。一起画画。欢迎找我玩儿~我是厨单人。

嗯..这个..我鹊皮写的一小段自戏。(。)好丑的、、】大概就是,扁鹊去有事稷下路上正巧碰见了庄周?

好美...我不禁心里感叹着这位在树下休息的碧发少年,也同时诧异着为何自己会这般想。可却转瞬间变成了厌恶。或许是因为曾经那人留下的过去。但他到底是何人,却给我很安心平静的感觉。 待我拉下围巾问话之际,他慢慢睁开了眼。看不见底鎏金色好像要把灵魂吸住那般的让人不想移开视线。我愕然放低了平时冰冷的声音,“请问稷下往何处走?”不知不觉间脱口而出,他身上像是有着让人不问自答的能力。危险...
他淡淡笑着,一副慵懒晨醒的模样,指尖停留着泛着荧光的水蓝蝴蝶。“前面小路直走便是稷下。”平淡的语气像是看透了世间的一切。“谢谢。”我放回了平时冰冷的态度丢下这句向着稷下方向走去。


评论(1)

热度(4)